亞洲地區

by FaySIM亞洲工場( Fay是SIM的宣教士,在亞洲服事了12年,與當地教會配搭服事。Shea是教會的師母,在2019年四月因癌症過世。Fay寫了這篇文章來紀念Shea直到離世的信心。)(參考照片)我的朋友Shea一週前過世了。去年十月,我們發現她的癌症已經惡化到無法手術,只能接受安寧緩和治療。上帝給她非常好的安寧緩和照護,也帶領每一步的治療,這讓我非常感恩。雖然曉得她即將離世,但當死亡臨到,我們仍然非常震驚。我想,這是因為大家都不想接受她要離開的事實。四月25日,Shea抱怨她無法呼吸,我們就帶她去了照護中心。這一次,情況比以往都更嚴重。晚上9點半左右,Shea過世了,身邊圍繞著她的丈夫、18歲的女兒、10歲的兒子、還有她的母親。Shea是我所參與的本地教會的師母。我們在12年前認識,一起經歷挑戰、共享喜樂;一起努力服事(有的事工成功、有的失敗),也有過坦誠的對話。我們成為知己好友,她也成了我的榜樣、帶給我啟發。Shea並沒有領袖魅力,也沒受過很高的教育。她從不試圖吸引別人的注意,只默然而堅定地愛神愛人。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口氣,她最關心的都是上帝的國度和祂的榮耀。去年10月,當醫生說明Shea只剩不長的壽命時,她崩潰了。她哭了三天,拒絕跟任何人說話。與上帝徹夜摔跤之後,Shea一早把大家找來,宣布上帝再次確認了她所領受的呼召。不管她的日子剩下10天或10年,她都會致力傳福音。我問她是否需要為她禱告,讓她不再陷入黑暗的深淵?她想了一秒,就安靜而堅定地表示,她確定這不會再發生了。接下來的七個月,我看到她的信心飛躍式地成長。她一直都對上帝有信心,但現在,她說話就像摩西—像一個與上帝非常親密的人。她說,有許多夜晚,當家人都睡著了,只有她獨自醒著時,上帝會向她傾倒祂的同在與話語。她會與我們分享她所學到的種種,而我非常喜愛那些分享時光。今年三月,Shea猜測時候近了,因為身體的疼痛越發劇烈。她開始向我們一一道別,並保證她不害怕死亡。有時候,她闡述著與保羅相同的想法:離世與主同在更好。每次她如此分享,我都感到顫抖,因為她並不是一個像戰士般堅強的人,但當她提到死亡,卻不只顯出在主裡的盼望,更展現出全然的確據。在Shea的喪禮與紀念聚會中,我為她感到驕傲。我坐在擁擠的人群中,聽著幾位信仰當地宗教的婦女彼此說著Shea是怎樣一位親愛的人。教會的初信者都出席了。其中一位見證Shea和牧師讓他跟他們住在一起,直到他可以獨立生活。另一位初信者幫忙安排喪禮與棺木,而他一年前才埋葬了自己的女兒,那時牧師與Shea幫助他和他的妻子堅固信仰。這幅畫面會永遠在我心裡:信主不到兩年的初信者護送著Shea的棺木,用卡車從家中運到墓地。這兩位信徒都有他們的掙扎,卻也持續地跟隨主。我記得早年的時候,Shea抱怨即使付出許多禱告與努力,傳福音仍沒有果效。他們遠離家鄉來到這裡,勞苦多年仍沒有結果子。而在她的喪禮的這天,我看到載著棺木的卡車被一群信徒圍繞,有信主多年的,也有初信的;有鄰居、家人、還有幾位尚未信主的當地人。我為我的朋友感到開心,藉著他們夫妻的服事,結出了果子,且要長存。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,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,叫你們的果子常存,使你們奉我的名,無論向父求什麼,他就賜給你們。我這樣吩咐你們,是要叫你們彼此相愛。(約翰福音15:16-17)...

Kashvi坐在房間的中間,正在將五顏六色的紗線鉤成貓頭鷹和章魚的頭。坐她旁邊的Eva正在縫製一個手提包並搭配一塊美麗的花布。在窗口附近,Anaya剛放下她手提包縫製的工作,正在檢查用回收的紗麗(Sari)布料作成的項鍊珠子,她也開始將珠子串起來。她大聲喊:“這個珠子裡面沒有塞東西”,然後把它交給下一個裁縫再做進一步的檢查。從這條項鍊的製作過程,我們看到她們正用一種輕鬆而又專業的方式進行工作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