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by FaySIM亞洲工場( Fay是SIM的宣教士,在亞洲服事了12年,與當地教會配搭服事。Shea是教會的師母,在2019年四月因癌症過世。Fay寫了這篇文章來紀念Shea直到離世的信心。)(參考照片)我的朋友Shea一週前過世了。去年十月,我們發現她的癌症已經惡化到無法手術,只能接受安寧緩和治療。上帝給她非常好的安寧緩和照護,也帶領每一步的治療,這讓我非常感恩。雖然曉得她即將離世,但當死亡臨到,我們仍然非常震驚。我想,這是因為大家都不想接受她要離開的事實。四月25日,Shea抱怨她無法呼吸,我們就帶她去了照護中心。這一次,情況比以往都更嚴重。晚上9點半左右,Shea過世了,身邊圍繞著她的丈夫、18歲的女兒、10歲的兒子、還有她的母親。Shea是我所參與的本地教會的師母。我們在12年前認識,一起經歷挑戰、共享喜樂;一起努力服事(有的事工成功、有的失敗),也有過坦誠的對話。我們成為知己好友,她也成了我的榜樣、帶給我啟發。Shea並沒有領袖魅力,也沒受過很高的教育。她從不試圖吸引別人的注意,只默然而堅定地愛神愛人。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口氣,她最關心的都是上帝的國度和祂的榮耀。去年10月,當醫生說明Shea只剩不長的壽命時,她崩潰了。她哭了三天,拒絕跟任何人說話。與上帝徹夜摔跤之後,Shea一早把大家找來,宣布上帝再次確認了她所領受的呼召。不管她的日子剩下10天或10年,她都會致力傳福音。我問她是否需要為她禱告,讓她不再陷入黑暗的深淵?她想了一秒,就安靜而堅定地表示,她確定這不會再發生了。接下來的七個月,我看到她的信心飛躍式地成長。她一直都對上帝有信心,但現在,她說話就像摩西—像一個與上帝非常親密的人。她說,有許多夜晚,當家人都睡著了,只有她獨自醒著時,上帝會向她傾倒祂的同在與話語。她會與我們分享她所學到的種種,而我非常喜愛那些分享時光。今年三月,Shea猜測時候近了,因為身體的疼痛越發劇烈。她開始向我們一一道別,並保證她不害怕死亡。有時候,她闡述著與保羅相同的想法:離世與主同在更好。每次她如此分享,我都感到顫抖,因為她並不是一個像戰士般堅強的人,但當她提到死亡,卻不只顯出在主裡的盼望,更展現出全然的確據。在Shea的喪禮與紀念聚會中,我為她感到驕傲。我坐在擁擠的人群中,聽著幾位信仰當地宗教的婦女彼此說著Shea是怎樣一位親愛的人。教會的初信者都出席了。其中一位見證Shea和牧師讓他跟他們住在一起,直到他可以獨立生活。另一位初信者幫忙安排喪禮與棺木,而他一年前才埋葬了自己的女兒,那時牧師與Shea幫助他和他的妻子堅固信仰。這幅畫面會永遠在我心裡:信主不到兩年的初信者護送著Shea的棺木,用卡車從家中運到墓地。這兩位信徒都有他們的掙扎,卻也持續地跟隨主。我記得早年的時候,Shea抱怨即使付出許多禱告與努力,傳福音仍沒有果效。他們遠離家鄉來到這裡,勞苦多年仍沒有結果子。而在她的喪禮的這天,我看到載著棺木的卡車被一群信徒圍繞,有信主多年的,也有初信的;有鄰居、家人、還有幾位尚未信主的當地人。我為我的朋友感到開心,藉著他們夫妻的服事,結出了果子,且要長存。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,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,叫你們的果子常存,使你們奉我的名,無論向父求什麼,他就賜給你們。我這樣吩咐你們,是要叫你們彼此相愛。(約翰福音15:16-17)...

25歲的阿布巴卡 (Aboubacar) 被哥哥帶來醫院。他坐在輪椅上,因太虛弱而無法站立、無法開口吃飯,他並不知道他已經很靠近死亡……一切始於一場簡單的摩托車意外事故。當阿布巴卡從加爾米 (Galmi) 東邊的小村落去大城市辦事時,因摩托車意外事故傷到了他的右手。他去當地醫院縫合,然後就回家了,他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,因為摩托車事故在這裡極其平常。然而,傷口感染了。一週之後,他的胸部與背部開始嚴重疼痛。很快地,他就變得非常虛弱,無法說話、站立,也無法自己坐著。他不知道他感染了破傷風。破傷風可以藉著注射疫苗來預防,然而,不幸地,這個地區還是有比率很高的易受感染者,特別是年輕男性。就算在理想的環境,破傷風也不容易治癒;而在沒有專業照顧、持續觀察、醫療呼吸輔助器的情況,治療又更加困難。然而,阿布巴卡做到了大部分的人都做不到的事:他活下來了。這要感謝將近8000毫克,共約1500錠的丹祈屏錠 (diazepam)、抗生素、氧化鎂、仔細的傷口清潔、以及家人與護士的勤奮照顧。住院幾周後,藉著輔助,阿布巴卡可以走路了。他帶著一堆藥丸回家,每天都需要服用超過100顆藥。這對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都很難了,對缺乏知識的人更容易混淆。然而,當阿布巴卡再次回到診所時,他不用輔助器就能走路,也沒有任何持續的副作用。這是個現代奇蹟。我們每天都會遇見看似悲劇的各種狀況。在這樣的生活中,被提醒仍有盼望實在美好。上帝的確使用我們看不見的方式在工作,沒有任何疾病或創傷是他不能醫治的。即使我們沒看見每個病人的身體都得到醫治,我們仍禱告我們的病人都能在這所醫院找到盼望與真理。請為在尼日的加爾米醫院禱告:最近有好幾位醫院同工的家人過世。請為他們心中有平安,整個社區也得平安禱告。 資深的助產士Ramatou檢查出罹患「侵襲性」癌症,儘管動手術並進行化療,癌細胞還是持續擴散。請為她與她的家人禱告,盼望他們能認識耶穌基督,在困難的時刻感受到祂的愛。 這段時間許多同工述職或出外旅遊,醫院的各個部門都人手不足。請為承擔龐大工作量的同工有智慧、力量、恆忍禱告。 接下來幾個月,我們計畫全面翻新藥品管理系統/給藥系統及方案。請為領袖有智慧、有良好的同工訓練、各個部門及團隊間有好的溝通與合作禱告。 即將來臨的瘧疾季節可能會相當嚴重。而按著目前的了解,我們將不會有足夠的醫生,也缺乏護士及相關醫療人員。加爾米醫院亟需行政管理與其他方面的同工。請為此禱告(並分享需要、提供建議):...

南蘇丹宣教士Tohru Inoue撰寫(照片由SIM Stories East Africa拍攝)   幾年前,我在南蘇丹參加什魯克語(Shilluk)聖經的奉獻禮拜。在小鎮的戶外體育場上,這個族的王(南蘇丹政府容許什魯克族仍有君主制度) 對著一群歡慶的群眾演說。各地的教會都派來詩班,他們穿著代表宗派顏色的詩袍,上面繡著十字架,一起敬拜。那一天,每樣事物都規模盛大、色彩豐富、充滿勝利的頌讚。        我記得那天受尊榮的四位女宣教士。她們站在高大的南蘇丹牧師旁,像矮小的侏儒。四位都白髮蒼蒼,已經退休。這可能是她們最後一次飛來蘇丹,見證她們一生事工的高潮。我一直隱隱知道聖經翻譯是一輩子的工作,但那一刻,我發現我從未了解這意味著甚麼。盛大的奉獻禮拜背後,是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的翻譯,然後檢查、再檢查。花上幾十年甚至一輩子琢磨聖經字句的細節,眼睛酸澀到流淚,持續單調的工作,只為了完成聖經翻譯這一件重要的任務。        Sing和他的太太Emily是聖經翻譯宣教士。我天真地以為Sing會完成正在翻譯的兩種語言的聖經,然後再著手其他語言的聖經翻譯。但實際上,他現在正在做的語言的聖經翻譯大概就是他餘生的同伴了。甚至,他可能看不到他在著手的任何一種語言的聖經全部翻譯完。       當...

By Kerry Allan | Ethiopia in East Africa當新冠肺炎迫使許多宣教士離開工場時,莎拉決定留在她心愛的衣索比亞。青少年時,莎拉參加SIM暑期短宣隊,第一次踏上衣索比亞。之後,她在那裏度過了一次暑期實習、空檔年(gap year)計畫、以及浸潤式實習(immerse internship)。2019年10月,莎拉由英國牛津的聖安德烈教會差派,成為SIM宣教士,到衣索比亞最大的城市之一,提格雷州首府,默克萊(Mekelle)服事。26歲的莎拉表示:「來衣索比亞服事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決定。」默克萊青年中心是她常去的地方,那裡天天都有幾百個青少年來學英文、電腦、參加聖經活動、談天說笑。在新冠肺炎爆發,默克萊進入緊急狀態前幾個月,莎拉開始了一項新事工,服事來自周邊地區與厄利垂亞的街童。莎拉解釋:「我們讓10-18歲的男孩來踢足球、學英文,並在課後享用茶、香蕉、和麵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