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教部落格

位於南非共和國開普敦市的玻思摩耳監獄(Pollsmoor),向來是一個被    公認最最險惡的監獄,它彷彿是探出牆外的一層厚重陰影,壟罩在開普敦市當地(Cape Town)社群之上。 其所造成之影響有學校違規情事,毒品濫用,   幫派結社不斷,尤其是青少女未婚懷孕更讓當地青少年陷入了網羅,使他們的生命被捲入了毫無盼望的既暗黑又惡性的循環裡...

2021年在西非馬利的哈薩尼亞摩爾人當中,基督徒的數量達到翻倍的成長 1。這真的是言語難以形容的,在他們當中事奉的同工團隊以及遠在他鄉的朋友、支持 者、禱告夥伴和宣教領袖都感受到無比的喜悅;就像天上神的使者們(路加福音15:10)一樣,我和我太太對這個消息   所感受到的歡喜,如同大旱中有甘霖從天空傾洩而下一樣...

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懂得創傷後治癒的來龍去脈。  何況在世界的有些文化當中,尚且無法在其語言裡找著一個能夠形容此狀況的字眼。 飽受戰火蹂躪的許多地區之中,以我曾經工作過的南蘇丹(South Sudan)為例,當事者在面對   憂傷的情緒時,最常有的反應竟然是: 「 我們早就經歷過這些,你既然也難逃內戰的魔掌...

來到東非的南蘇丹的我們大部分的同事們,其主要的服事是帶領並療癒   心靈破碎的人,只有極少數人對修繕(例如使用螺絲起子來修理東西之類的)有興趣; 大多數人不具有解決此類問題的興奮度,並去處理毀損的抽水幫浦,也  不會帶著極度的好奇心去研究狀況層出不窮的整流器。 然而,我們的確是需要  懂得如何從發電機上接好電纜線的這一類人才,特別是突然停電時,才能及時   挽救正在進行中的重大醫療手術;此人還要能夠快速換裝,改穿一件破舊的     T恤當作工作服,以最快速度鑽進卡車底下探個究竟,傳動軸到底發生何狀況( 因為當地沒有像台灣的供電系統,反而需要用卡車引擎幫忙發電  )...

陰暗裡面的那個場景是在一九八零年代蘇丹內戰時,從蘇丹千里迢迢地  搬遷到衣索匹亞的難民營所在地。 一九九零年間,SIM同工們開始在難民營裡教英語,照片裡這位男士就是當時的學生。 2005年和平協議達成後,他再度返回蘇丹,一直到2010年的戰事迫使他不得不再度搬回南蘇丹的難民營。   然而他的愛妻則是在2013年的分娩過程中,險些因難產而失去生命,這全是   因為主耶穌基督親自的保守,才得以平安渡過重重的難關...

正當土耳其成為全球媒體地震災情新聞報導的焦點之時,敘利亞北部的     受災情況更是極為駭人聽聞,其基礎建設與種種資源都已幾乎更加脆弱不勘,特別是經過十年之久的內戰武裝衝突與許多制裁之後的現況。 最近期一次統計(二月10日UTC約11:30)關於當地的死亡人數是預估至少21,000人,在冰雪    交加的寒冬裡,更有受傷或無家可歸而露宿街頭的成千上萬的災民人口。 遑論毫無安全可言的房屋建築物,或者甚至已毀損到再也無法被利用的程度了...

....但是,自從神學院所在地南蘇丹的梅陸特鎮(Melut Town)於2015年發生爆炸事件之後,這地區的人們就不可能有機會在接受神學裝備。 然而,神學 教育延伸學程(Theological Education by Extension,TEE)卻是一個能把神學教育從原本的路徑上,帶到更偏遠地區的大好機會;也可以把書本、聖經帶到樹下,或是聚集在某一處鄰居家中以讓學習可以如火熊熊的持續點燃著,即便沒有任何建築物可供使用也無妨,因TEE本來就是一所完全沒有圍牆的學校....(請點選閱讀)  ...

四年前,因為朵拉當地治安不良,南蘇丹政府強制SIM成員們居家管制 二天之久。 安排撤離的航班則是必須熬過將近48小時的苦等到天亮,才能夠順利登機。  就連位於教會隔壁的SIM國中部學校也難逃被掠奪的劫難; 在生物課堂上用得到的塑膠心臟模型教具,因它毫無實際價值而如同破爛一樣地被丟棄在塵土裡; 可想見,這也足以總結這整樁非常事件,所帶給我們在心理層面上的種種衝擊與深度的感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