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: Taiwan.info

來到東非的南蘇丹的我們大部分的同事們,其主要的服事是帶領並療癒   心靈破碎的人,只有極少數人對修繕(例如使用螺絲起子來修理東西之類的)有興趣; 大多數人不具有解決此類問題的興奮度,並去處理毀損的抽水幫浦,也  不會帶著極度的好奇心去研究狀況層出不窮的整流器。 然而,我們的確是需要  懂得如何從發電機上接好電纜線的這一類人才,特別是突然停電時,才能及時   挽救正在進行中的重大醫療手術;此人還要能夠快速換裝,改穿一件破舊的     T恤當作工作服,以最快速度鑽進卡車底下探個究竟,傳動軸到底發生何狀況( 因為當地沒有像台灣的供電系統,反而需要用卡車引擎幫忙發電  )...

陰暗裡面的那個場景是在一九八零年代蘇丹內戰時,從蘇丹千里迢迢地  搬遷到衣索匹亞的難民營所在地。 一九九零年間,SIM同工們開始在難民營裡教英語,照片裡這位男士就是當時的學生。 2005年和平協議達成後,他再度返回蘇丹,一直到2010年的戰事迫使他不得不再度搬回南蘇丹的難民營。   然而他的愛妻則是在2013年的分娩過程中,險些因難產而失去生命,這全是   因為主耶穌基督親自的保守,才得以平安渡過重重的難關...

正當土耳其成為全球媒體地震災情新聞報導的焦點之時,敘利亞北部的     受災情況更是極為駭人聽聞,其基礎建設與種種資源都已幾乎更加脆弱不勘,特別是經過十年之久的內戰武裝衝突與許多制裁之後的現況。 最近期一次統計(二月10日UTC約11:30)關於當地的死亡人數是預估至少21,000人,在冰雪    交加的寒冬裡,更有受傷或無家可歸而露宿街頭的成千上萬的災民人口。 遑論毫無安全可言的房屋建築物,或者甚至已毀損到再也無法被利用的程度了...

....但是,自從神學院所在地南蘇丹的梅陸特鎮(Melut Town)於2015年發生爆炸事件之後,這地區的人們就不可能有機會在接受神學裝備。 然而,神學 教育延伸學程(Theological Education by Extension,TEE)卻是一個能把神學教育從原本的路徑上,帶到更偏遠地區的大好機會;也可以把書本、聖經帶到樹下,或是聚集在某一處鄰居家中以讓學習可以如火熊熊的持續點燃著,即便沒有任何建築物可供使用也無妨,因TEE本來就是一所完全沒有圍牆的學校....(請點選閱讀)  ...

四年前,因為朵拉當地治安不良,南蘇丹政府強制SIM成員們居家管制 二天之久。 安排撤離的航班則是必須熬過將近48小時的苦等到天亮,才能夠順利登機。  就連位於教會隔壁的SIM國中部學校也難逃被掠奪的劫難; 在生物課堂上用得到的塑膠心臟模型教具,因它毫無實際價值而如同破爛一樣地被丟棄在塵土裡; 可想見,這也足以總結這整樁非常事件,所帶給我們在心理層面上的種種衝擊與深度的感受...

在2008年某一個週末,因為妹妹飢腸轆轆地喊著肚子餓,當時就讀小學的喜樂(Joy)就到鄰居經營的餐廳賒帳以將價值$10先令(大約$10角)的食物,帶回家讓她妹妹暫時填飽肚子。 父親回到家後聽聞她所做的事情,當然是勃然大怒。 他認為喜樂如此的行為,令他在鄰居們面前受到極大的羞辱而抬不起頭來;人們都誤以為是身為父親的他失職,以致無法餵飽家人孩子...

就像門徒們當時說的 :「我們正面臨非常龐大的缺口,就算把一整年的  薪資都奉獻出來,也不夠讓荒漠裡的五千人單單地吃一頓午餐啊。」 南蘇丹 偏鄉的SIM朵拉診所(SIM Doro clinic)也正面臨相同的困境。 診所除了服務當地的人口外,還收容了數千位跨越邊界、蜂擁而至地躲避戰亂的難民們。  病患當中還有些是因躲避內戰而被迫離鄉背井的人們,這些人只能流離失所的遍佈在鄰近村落的戶外或樹下,甚至是擠在親友家的狹小房舍裡...

因為咳嗽與流鼻水,我就無法被安排帶領敬拜;就連會議前二天的行程,我也都無法參與了。 十分沮喪的我更感覺自己令不少人大失所望,甚至連我自己原本值得信賴的形象都有所虧損。 一直到會議的第三天,即使我仍舊無法順暢地放聲歌唱,我還是步履蹣跚地進入了會場。我認為應該不會有人想讓一位無法發聲歌唱的人來擔任敬拜主領吧 ?   但是到了 最後,我終於學到非常重要的功課:那就是帶領敬拜未必需要用到聲音...